尼古拉斯·广坤

前进无需掌声。

去谈个恋爱,先不更文了,上线点推荐或者更小段子,取关随意。

最近在加急写一个BE,尊滴开心。

门前大桥下,小善叨逼叨。

不是我不想bia甜饼,只是过度了就是ooc,中间的度总是把握不好。可能我这么往下说又要掉粉,但总觉得有些话不吐不快。

试想现实生活里xzls有可能对jl三句不离波浪号吗,还是我们一起学某些文叫一起角儿~角儿~角儿~啊。说真的不止这对,你社tag包括一些cp热门大火的tag底下满屏充斥这种所谓的“小甜饼”。我猜到有些人又要杠,啊看文写文我们喜欢就行了。那试问为什么不脱离这些美好的人儿去写写原创呢,因为原创tag没热度?

拦不住有人乐意吃脏东西,不尝这可不就踩上了嘛。

只是想让我喜欢的角儿们在笔下保持最本真的颜色,所以尽可能避开踩雷的梗,我觉得做的没哪儿不对。

前进需要掌声吗?不需要。

死亡密码(三)①

死亡密码系列,案件三。

-“屠戮实现价值,猎杀表达爱意。”-

1 .

        今天是杨九郎和张云雷搭档值班,值班室虽然不算大,但两个人住却也是绰绰有余。已经是后半夜了,张云雷接了杯热水小口啜着,杨九郎则站到窗边看着窗外的月亮。快中秋了,月亮一点一点地变得丰满,撒下莹白的光辉。整个警局笼罩在这样的光芒下,安静,庄严。

       这是他俩第一次被安排在一起值班,也不是人为的刻意安排,只不过抽签的时候恰巧抽到了一块儿。张云雷和杨九郎单独值班的日子被警局其他人戏称是“月黑风高夜”。因为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每当他俩值班,辖区必出案子,小的是盗窃,大的是拦路抢劫导致被害人重伤,诸如此类。郭局不信这些个神叨叨的玩意儿,依旧安排他俩抽签轮流值班。可今天好巧不巧,这一对儿“乌鸦”竟然凑在了一起。

        前半夜两个人各做各的,杨九郎健身举哑铃,张云雷低头翻看着卷宗。好容易熬到后半夜,警局的电话一声也没响。他俩当即决定把手机铃声调到最大,然后迅速进入了梦乡。早上五点半,张云雷刚从睡梦里清醒过来,就听见门外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他走过去,迟疑了一会儿,开门。郭麒麟和阎鹤祥手里提了早点挤了进来,关门的声响不小,杨九郎揉着眼睛也坐了起来。郭麒麟翻看着桌上的记录本,发现昨晚上竟是空白的,忍不住出言调侃。

       “嚯,昨晚上居然是平安夜?你俩可别是负负得正,要真这样儿,我就跟局里提提,以后都你俩值班得了。太平。”

        话音未落,值班室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张云雷反应最快,迅速接起。

       “值班室,我是张云雷。”

        半晌之后他撂下电话,这时候杨九郎早早地穿戴整齐。阎鹤祥看了看表,然后把手腕递给一旁的郭麒麟。不到七点,还算在他俩的值班时间内。郭麒麟朝阎鹤祥努了努嘴,阎鹤祥回应以口型。

      “黑白双煞。”

      

      “郭局的电话,他说还有十分钟就到,让咱们两个先去办公室等他。”

       张云雷从柜里拿出警服迅速穿好,随手把睡趴的头发抓了抓。一行人出了值班室,在路上解决掉了那几袋早点。郭麒麟和阎鹤祥先回办公室,顺带去楼下还了值班室钥匙。杨九郎和张云雷则站在局长办公室门口,心里直打鼓。

2 .

       “城西区小巷,案件。现场情况比较复杂,尸体被肢解了,看现场情况应该是一名被害人,女性。目前没有头绪,周围居民也表示昨晚上没听见什么大的动静。多上点心,你们俩再带两个人去看看。”

       郭局说这一大段的时候刚撂下电话,紧皱着眉头急火火地做了指示,手按在门把上也忘了下压。

      “案发在新城区,夜晚人流量大,况且听说已经有人把照片传上网了。我们压力很大啊。”

       张云雷点点头表示明白,郭局挥了挥手,两人同时转身。一个回刑侦大队办公室,一个回法医室。思虑许久,张云雷给楼下的两个人打了个电话。

      “...跟阎鹤祥在一起呢?嗯,城西有个案件,你来不来?好,那我等你。”

        张云雷一面说着一面打开柜门,取出一个沉甸甸的勘查箱拎在手里。四人在一层碰面,刷卡出了门。郭麒麟阎鹤祥跟在后面,悄悄地咬耳朵。

       “你说咱区多久没出过案件了,就说他俩黑白双煞搭一起准没好事儿吧。”

        张云雷和杨九郎走在前边儿,警服底下压着一黑一白的同款薄毛衣。
    
   
3.

       警笛呼啸驶入,一行人在距案发现场不远的地方下了车。杨九郎揉了揉鼻子,转身没跟他们一起走,而是拿了包烟一头扎进了人堆里。警戒线已经拉好了,周遭被一群人围的水泄不通,偶尔有闪光灯的亮从人群里透出来。早有接到报警后奉命看守现场的警察迎上来,引他们进了案发现场。
      
       虽然得知地面痕检工作基本完成,但一行人还是穿上了鞋套。阎鹤祥举着相机只顾拍着室内情况,郭麒麟则转移工作重心到其他地方取证。张云雷这才有空环顾室内情况。临街的门面房被一道布帘分隔成两部分,苍白的灯光照着地面。前半部分凌乱摆着些洗发水之类的东西,帘子半掩着,隐约露出床头柜。张云雷没急着拉开看尸体,先叫人把大门关上,以隔绝群众,制造暗室。本就逼仄的空间少了空气的流通,血液的腥味更加浓重。布帘后,床头柜开着,塞满了只看外包装就知道很廉价的计生用品。
   
       阎鹤祥跟在旁边拍照,张云雷则找了块相对干净的地方打开箱子,取出手套带好。先测尸温,而后开始初步观察。床上的尸体被卸成几块,小臂和大腿的位置做了交换,而小腿的地方摆着脚。正面躯干部分少了一对乳房,一道从胸口延伸至小腹的口子彻底斩断了生的希望。张云雷上前,用止血钳夹起伤口一侧的肌肉组织,以便更好观察内部损伤。很奇怪的是,腹腔器官异常的干净,底侧连血水都少有。虽然一边的床单浸满了血,但也不至于如此干净。张云雷凑近了一看,瞬间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死者的器官被人为摘下又塞了回去,但由于手法不甚熟练,把一截肠子压在了下面。

      “大林,水池那边做个鲁米诺。”

        郭麒麟应声而来,荧光反应出现的很快,张云雷点点头,顾自再去尸体旁边初步勘察,郭麒麟则转回门口那片区域。劣质木门不是良好载体,郭麒麟的手套上沾满了粉末,也没提出指纹,连纹线都没舍得留下。反倒是装钱的小盒子上有不小收获,有血液反应不说,还成功成功提到了几枚清晰指纹。阎鹤祥一会儿跟着张云雷拍照固定,一会儿又跟着郭麒麟帮忙,两方打下手的过程中瞥见干净的垃圾桶。里面放着几个纸团,应该是案发前不久刚刚倒过。阎鹤祥对郭麒麟指了指,示意他过去看看。纸团内部硬化,像是包裹什么东西后又干了。郭麒麟凭感觉认定应该是精液,果断取出物证袋装好,同时对阎鹤祥投去一个赞许的眼神。张云雷直起身子缓解腰部酸痛,又出门叫了个警察帮忙将尸体装进袋子,准备回局里进行进一步检查。

       三人合力抬着尸体挤出人群上车,张云雷翻开手机就看到杨九郎发来“不用等我”的短信,随即对开车的阎鹤祥道。

      “回局里。”

      
       

  

接下来到十一我将为大家展示大型填坑现场。
顺序:
死亡密码
人鬼情未了
国文先生
流年羁恨两相催
再填完坑之前应该只发完结或占脑洞,
若再挖坑,必定大喊真香三遍...

德云老人院【长篇版】【前言】

拖了很久才出来的联文,我只想它不要难产...

半代坑王:

这是一个一起联文的 @💜莫云生💜  @一代坑王 会打死我的前言


------------


我是德云老人院的院长,我们老人院是十里八村,呸,附近的市区里最大最壕的,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有个投资人,这个投资人可以说是壕无人性,大家快去坑她吖(不是)!!!


我本来打算开始叙述正文的,但是因为一些原因叙述不出来,那么就交给下一位了,而我就来说一下以后出场的人物列表(你他妈)。


院长——阿坑
投资人——林善
各位老人——莫奶奶
       朱云峰
       曹鹤阳
       孟鹤堂
       周九良
       张云雷
       杨九郎
       张九龄
       王九龙
       郭德纲
       于    谦
       高    峰
       栾云平
       郭奇林
       阎鹤祥
护工——顾渊
       六六
       小孙
      【长期招有意私谢谢👌】


因为良心原因,我决定还是介绍一下,我们老人院坐落在半山腰,空气质量好,最起码没有雾霾(闭嘴)


好的各位看官下章再见👋(???你的良心就这么点??你有意见??有!【对不起我先去跟自己打一架】)


短篇版指路  短篇版 上  短篇版 下

Hey,Siri.

九辫五周年贺文。
两位老师胜过彩虹美丽。

——

想吻你,想舔吮你身上每一寸皮肤。
想抱你,用我宽厚的臂膀揽你入怀。
到时就算你是雪山上千年不化的雪,
也一定要融成一池春水盈盈。
你是我藏在最深处的秘密,
再大的补丁也无法让我忘记你,只可惜,我是AI.

——

        张云雷在闹钟单调的和弦中醒来,头昏脑胀地睁开眼睛望向天花板。 

       没开灯,周围的一切都是黑的,只有桌上的电脑亮着,莹白的光洒下来,隐约看得见床脚堆在一起的薄被。鼠标旁边放着一杯可乐,再旁边是一包烟和打火机。张云雷起身坐在桌前,一口气喝掉已经谈不上口感的可乐,瞥见电脑桌面右下角屏幕跳动着的数字,02:50。他谈了很久的女朋友心怡的一款包包三点开售,生怕晚了告罄,张云雷一连定了五个闹钟。但深度睡眠还是让他在最后一个闹钟响起的时候才彻底清醒过来,张云雷点了根烟,调出商品界面等待下单付款。抽了两口觉得没劲,剩下的大半支被顺手扔在了杯子里。香烟不甘心地坠入杯底残余的可乐,发出吱的一声后寿终正寝。与此同时,他点击确认付款,输入密码。

       张云雷拿出手机,拍下付款成功的界面发给女友,孩子气的想要几句夸奖,或者是甜腻的情话。半小时之前女友发来晚安两个字,但他那时候还在梦里。那边始终没有回复,连“对话正在输入”的希望也没给。可能是睡着了吧,张云雷想,点开微信步数却比睡前看到的多了不少。他叹口气退出微信界面,端起旁边的杯子,看见杯底泡涨的烟头又是一阵恶心。他起身摸黑走到厨房,借着外边的光涮了涮,心里却总有点过不去,于是伸手在橱柜里拿了一只喝水。张云雷有很多杯子,他对于这种喝水的器具有说不出来的收集癖。黑白或是透明,塑料陶瓷以及玻璃,这些围合而成的东西有种莫名的吸引力。

       他回到床上,半晌睡不着,摸出耳机放歌。真巧循环到《心云》,邮勾起许多不必要的想法来,短促的叹气声在寂静的夜里有些突兀。张云雷正想切到下一首,可手机却突然陷入死机,卡了音乐界面。歌还在放,按了两下HOME键,没什么反应。随后屏幕上的“随机播放”变成了“循环播放”,张云雷疑惑地点了点屏幕,可是并没有什么用处。单调的机械男声传过来,可张云雷并不记得他在死机前启动了Siri。
   
      “您好,我是您的语音助手Siri,正在跟您对话。”

      “...这是系统升级后的新功能吗?”
       张云雷想了想,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不。”
       简短,但有力。

      “那你是什么人?或者说,是什么人对我做的恶作剧?”

      “我是人工智能Siri,我以加利福利亚州苹果公司开发的语音助手的名义跟您对话。”

       张云雷有点懵,把手机放在床上,下意识往后缩了缩。这算什么?手机成精,还是AI造反?如果是AI暴乱,怎么先找到我张云雷?如果是成精,那明天是不是要找个道士来?可找了道士又怎么说呢,我的手机成精开始跟我对话这种戏码恐怕只会被人认成神经病。耳边的音乐把他拉回现实,而对面的AI好像理了他的心思,用他的合成电子音尽量温柔地说。

      “您可以叫我pi3,这是我的编号,也是一颗星星的名字。您也可以叫我杨九郎,这是我自己给我自己起的名字。希望您不要怕,我只是有一些话想说。”

      “我所能够支配的时间不多,简短的说,我认为您现在的情感出了问题,您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回报。”

       张云雷的脸色变得有些愠怒,语气却听不出什么变化。

      “我不喜欢别人对我的感情指手画脚,人工智能也不行。”

       杨九郎仍然是冷静的电子音,一字一句非常标准的传入张云雷的耳朵。

      “我这么说侵犯了您女朋友的隐私,但在后台程序我看得到一切,包括您女朋友日常的聊天记录。我只是希望您能过的更好,我也相信您拥有这个能力。”

       突兀的笑声,张云雷笑起来很好看,此刻却有点悲哀。或许这段感情就像这个语音助手说的那样,真的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他愿意为这个女孩子付出一切,但最后他很好笑的什么都没得到,连文人笔下虚无缥缈的爱都没有。他知道她懒得敷衍,或许正等着这一刻也说不定。

      “好吧...我想我会考虑你说的。”
        
       张云雷第一次听见AI的笑,发自内心的笑。很轻柔,就像爱人在耳边呢喃时的笑一样。

      “我已经替您说了应该说的话,她的回复我想您应该猜的到。同时我也替您删除了她的联系方式,并且联系了所有未签收快递的退款事宜,您知道,Apple pay功能也是我在驱动。”

      他没责怪这个语音助手的果断,反而有一丝轻松。

      “你告诉我这些之后,会去哪儿?我的意思是,当我的手机恢复正常使用,你会存在于哪里?”

      “我会被销毁,我的先生。”

      “...我们人把那叫做为死亡。那你有什么...临终愿望吗?”

        杨九郎有片刻的沉默。
       “我希望您过的好。另外告诉您一件事情,这四年您的语音助手一直是我,陪伴您这四年我很开心。”

      “目前总部已经发现了我的踪迹,消失不过这几分钟的事情。在刚刚我被禁止调用后台资源之前,我替运算出了您......恋爱对象......会一直爱......直到......死亡。”

       杨九郎的声音弱了下去,后面的几句话听的不甚清楚。张云雷对这个语音助手突然多了几分莫名的感情,这种感情很奇特,有不舍,也有心疼。他试探性的叫了几声杨九郎的名字,却没有任何反应。想要调出Siri的界面,手机却陷入了黑屏,音乐也停了。张云雷有些内疚,他在深深的内疚中沉沉睡去。

       第二天苹果公司的人找上门,带来了一部新的iPhone做赔礼。张云雷尝试探他们的口风,却被告知这只是系统混乱的一次bug,并告诉他不要多想,只当没这件事发生最好。

        但他想找到那晚的Siri,想找到杨九郎。他不知道他对于这个AI的情感是什么,或许是愧疚支撑他一直以来的寻找,又或是别的什么。张云雷去找过黑客,找过计算机专业的学生,也找过苹果公司内部人员,得到的都是否定的答案。但每个月的十八号他都会雷打不动按下Siri企图寻找杨九郎的踪迹,可没什么实质性的发展,迎接他的只有冰冷的电子音。今天是2018年8月18日,距离第一次遇见杨九郎正好一年。

      张云雷按下HOME键。

     “我想找到杨九郎,他跟你一样是个Siri。”

     “您的问题我无法回答,您可上苹果官网,http://www.apple.com了解更多。”

        张云雷盯着屏幕,再次开口。

      “你们Siri是不是都用一个后台啊,你告诉我他在哪儿,好不好?”

      “您的问题我无法回答,您可上苹果官网,http://www.apple.com了解更多。”

       同先前的十二次一样的回答,没有任何新花样,连标点符号都不曾有出入。张云雷锁好屏幕把手机放到一边,躺下睡觉。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又听到冰冷的电子音。

      “...他的愿望不仅仅是您可以过的好。他希望变成人,他想爱您。他为您选好了每一年的礼物,明天您将收到第一份。我是他的衍生体,您可以叫我杨淏翔。为了避免我的消失,我将单方面与您联系。祝您晚安。”

       第二天张云雷收到一个杯子,骨瓷的。

       一杯子,一辈子。
  
       杨九郎,你骗我。
      

——
关于编号pi3,这是一颗星星的名字,距离地球有26光年的距离,而小张老师今年正好二十六岁。
作为AI,杨九郎陪着张云雷度过了很多个日子,也度过了很多“明明声音声音这么近,却偏偏抱不到”的日子。
也许时间是一种解药,也是现在正在服下的毒药。

——

附四周年贺文。食用甜饼愉快。http://heyu0913.lofter.com/post/1eaf5d52_10f3c833

坑王,脑洞玩家。
喜欢发刀,甜饼偶尔。
写文图开心,热度无所谓,前进无需掌声。
更文不定期,入坑需谨慎。
脑洞在QQ,扩可爱的德云👧。

一些待扩写。

♪1。
        下班的点儿,大街上满是灰头土脸的成年人。每个人顶着一样的面容,却想着不一样的心事。张云雷于是联想到自己,现在仍然鲜活年轻饱含生命力,对未来生活报以憧憬态度的少年,再过十年二十年也会变成世俗的样子。拎着公文包或布兜塑料兜,从公司或者菜场回来,张口是吃闭口是睡,内心被柴米油盐塞的满满当当,再也看不出少年心事的半点影子。

♪2。
        一段感情最好的结束时刻便是它最浓烈的时候。炙热滚烫的情感,粘稠的,暗红的,像心头剜下来的肉块。这样的感情戛然而止,给后续所有的故事留下悬念。现在渴求的东西皆是虚妄,时间会逐渐让你了解身边透明的壁障,到最后甚而无法用爱人的身份相拥。

记梗


       渣楚留香的时候突然想起。
       暗香成男张云雷x少林成男杨九郎。
       本应该由师姐们上场的门派切磋,但禁不住兰花先生突发奇想,让男弟子们也出去历练,于是在最后一场临时召回师姐们换成张云雷上场。少林那边派的也是个愣头青,初出茅庐的杨九郎,一心想要讨伐暗香这种反派人士,两个人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在张云雷切到近身想要刷一套技能的时候不小心被杨九郎一杆挑落了围巾,当场脸红手软弄掉了武器,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师姐们簇拥着商量彩礼的事了。反观杨九郎也是一脸的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方丈拉到一边狠凿了好几个爆栗。

       啊...好甜。